奥秘灵异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911废弃基地的怪人

时间:2017-03-18 04:19:1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凌晨两点,夜深沉。

凌乱暗黑的房屋里晨雨对着微微泛蓝的电脑屏幕搜索着一些 奇怪的图片,晚风沿着带有裂缝的玻璃窗“嘶嘶”地向里钻 ,冷而潮湿,房间显得有些诡异。

其中一个卫星图片吸引了他的眼球。

他是学地理专业的,又是学习登山俱乐部的部长,对这 种卫星遥感图片自然是很敏感,而眼前这张图片显示的是一 所城市及其周围的地区。

图片左上角处有一块儿陆地,周围被很宽的一条水带包 围着,好象故意把中间的那块地方保护起来,并使其与世隔 绝,整体就像一个环。

奇怪,为什么在地图上就没有标记这个地方呢,更没有 一条圆形的河带啊。晨雨自言自语,被靠椅子,右手环抱胸 前,左手半握拳放在下巴的位置,对着电脑沉思。

对了,上网查查。

晨雨搞了半个多小时,竟毫无端倪。

他把图片和相关问题发到网上,希望能得到高人指点。 自己沉沉的睡去了。

快五点的时候,晨雨混混沌沌地醒来,不知为什么,却 丝毫没了睡意。

好象有人回复。一个署名为夜行者的网友有如下回复:

您的图片显示的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机密军事基地,也是 一些导弹甚至是核实验的基地。以前无法像现在这样把这些 很好得隐蔽起来,就用了这种笨方法——在基地的周围深挖 河道,使之隔绝起来,耗费很大的人力财力。这些工作都是 很秘密地进行的。您显示的图片是其中最有名的“911”基地 ,是一个核实验基地。秘密建成之后,当地的几十万居民就 被强行搬迁了。可能是当时的财政问题,还有一些人不愿意 离开家乡,很多人都不愿意搬走。后来……据说后来他们… …

这篇回复引起了晨雨极大的兴趣,他查看夜行者的资料 里有自己的QQ号码,加上后看到他正好在线。

“您好,我是留图片的那个人。”

“恩,猜出来了。”

“您给我的留言好象没有说完啊,后来怎么了?”晨雨 急切得问。

“……有兴趣到那里看看吗?!”

这突兀的一句道是把晨雨吓了一跳。他顿时清醒异常, 身体因为激动,还微微颤抖。

“好啊,好啊。您知道怎么去吗?”

“当然。13923******,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自 己准备一些野营的东西,一个星期后我们就出发。”

“我可以带朋友一起去吗?”

“当然,我也在找一些愿意去‘911’探险的人。大家一 起好有个照应,你可以多叫几个你的朋友嘛。好了,我要下 了,还没休息呢。”

说完,夜行者的头像就变成了灰色。

晨雨有说不出的激动,赶紧去网站订购了一些宿营需要 的工具。

平时他就喜欢爬山,还带着女朋友玲玲一起去过四川登 过一次山。虽然那次差点没回不来,而且两人说以后再也不 玩这东西。

没过多久,两人就又开始张罗着去哪里探险。

那种探索的欲望与冒险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超出 了他们内心的恐惧,而又有多少人因此过早得结束了自己短 暂的生命。

网上定完东西后,晨雨激动得给玲玲打了电话。

要死啊你,那么早给我打电话。

玲玲,你听我说……

一个星期之后,他们约好在S城集合。

夜行者是一个精干的中年人,迷彩装,军用靴,年龄稍 稍偏大,但人看起来很精神。他只带了一个人——同样干练 警校毕业的表弟小辉。

晨雨和玲玲还叫上了另外一对好朋友,张林和小君,还 有宿舍的一个女生莹莹,他们几个都是登山俱乐部的会员, 莹影还是副部长呢。

夜行者是带车来的,他们七人集合后,东西把后备箱塞 得满满的,幸好夜行者带的是商务车。

晚上一起吃饭,大家说说笑笑,很快就熟络了。

“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好的!”大家异口同声,脸上都有抑不住的兴奋。只 是夜行者和小辉表现得较为淡然。

朝阳似血,遍染山头。新的一天开始了,一切故事都向着不 同的走向风风火火地奔去。

“真是的。那么早就把我们叫起来,连早饭都不让吃。 ”小君显得很是不满。

“呵呵,路程比较远,我们在天黑之前要到地方的。早 饭我已经打包了,都是你后面,饿了就吃吧。”夜行者不无 歉意地笑了笑。

“是啊,是啊。夜大哥也是为我们考虑嘛。”张林赶快 圆场。夜行者没有向他们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大家也没在意 ,都叫他夜大哥。

“切!”小君鄙视地瞟了他一眼,“给我拿吃的。”

“听说那个地方有点怪?!”莹莹开口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大家小心一点就行了,应 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夜行者不再说话,点燃一支烟,仿 佛陷入了回忆。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不出什么表情。

到了那条环行的河带。还真是一条很宽的人工河,竟然 一眼望不到边。

夜行者把车停到离那里不远的一户人家,好象与当地人 认识。不知他怎么搞来了一艘快艇,让大家把东西搬上来, 准备天黑前到地方。

这座算是一座人工岛吧。地方很大,难怪当年要迁徙那 么多人。

上面有几座连绵的山,还有不少废弃的房屋,周围有不 少树木,只是很多都已枯死,似乎没有什么生物。

大家张罗着点了堆篝火,并做一些宿营的准备,颠簸了 一天,都很快入眠了。

第二天起来,才把岛上的风貌看清楚,那种氛围不比他 们爬山那会儿,景物的荒凉与冷清,同时带动着内心的荒凉 与不安。

“我觉得这里不好玩,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君道。

“是啊,我也觉得这里不好——好象连草都不怎么长, 挺吓人的。”玲玲也附和说。

“这里以前是核实验基地,自然不会有很多植物。”夜 行者点燃一支烟。

“既然来了就看看嘛,现在走了多没意思。”晨雨依然 有些兴奋,毕竟这里的景象他是第一次看到。

“就是,就是。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张林好象 也没有什么失望的表情,估计也被激起了探索的欲望。

“安你个头!”小君到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逗得大家 笑个不停。

“这个地方挺大的,比我想象的还有大些。”夜行者自 言自语,“大家就在这附近走走,我们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 境,别走散了,明天我到山上看看。”

晨雨等五人在河边吹着晚风,开着一些半荤半素的玩笑 ,探险的刺激,激荡着每个人的神经。

莹莹默默坐在河岸边看这两对小恋人打闹,多少显得有 些落寂。

河风吹着她的鬓发,在耳根处暖暖挠着,很是暧昧;月 光散落到她的明眸,更显得清亮,那似乎有着心事的眼神, 有些忧郁。

夜行者和小辉在帐篷里对着一张地图,研究明天的登山 计划。地图描绘的好象就是这座小岛,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 里搞到的。

最后还是小辉把他们五人叫来,让他们准备绳索等一些 登山的工具,而且山势略显险峻。

张林和晨雨也不敢大意,莹莹帮他们两个准备工具,小 君和玲玲只管往背包里使劲塞零食,好象他们是去游玩而非 探险。

第二天分任务,夜行者并不同意所有人都上去。要留两个人 看守“阵地”。

男生自然要上山,小君和玲玲也要跟着自己的男朋友。 最后他们决定让小辉和莹莹两人留下。

夜行者带队上山。

他们几个都有过类似登山的训练,自然是轻车熟路。不 过这些山不比以前那么容易,虽然他们有练习过攀岩,但是 还是大大影响了他们行进的速度。

“来这里之前,我充分得查过这里的相关资料。”莹莹 和小辉在他们的“阵地”聊天。

“哦,是吗。那你都知道什么,说来听听。”小辉有些 惊奇。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发现有关‘911’的资料很多 ,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都被删了。”莹莹有些失望。

“哈哈……那是自然,这里是军事基地嘛。”小辉并没 感到意外。

“不过我看过有篇相关的报道,好象说当时军队对当时 一些不愿意搬迁的居民下了手……而且,还失踪了一些。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莹莹望着小辉,眼神里有些紧张,却 看不出有害怕的成分,似乎早知道一切,却又很坚定来到这 里。

“恩。你说的没错。这些我也听夜大哥说过,你还知道 什么?”小辉饶有兴趣地问。

“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光是为了探险好玩那么简单吧? !”莹莹不答反问。

“呵呵……你很聪明,明知道可能有危险,为什么还来 这里?!莫非是为了……”小辉开始坏坏地笑。

“我只是觉得好玩!”莹莹立刻终止了他的猜想。

“呵呵……我不说了。”小辉好象也明白了什么,“我 去外面转转,你简单做些东西吃吧。”

等小辉回到帐篷里,看到莹莹一脸的不安与恐慌。

她的声音低沉,仿佛是从地狱飘来,“我们的食物没有 了……”

“怎么回事?!”小辉也开始紧张起来。

“我刚才去了下厕所,回来就没了。”

小辉听后,赶紧跑出去。

一会儿,他阴着脸回来,沉沉地说:“我们的游艇,不 见了!”

“难道,难道那篇报道是真的……”莹莹有些绝望。

“不好!夜大哥他们有危险。”小辉简单拿了一些工具 ,拉着莹莹向夜行者五人行去的方向奔去。

夜行者的敏锐已让他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他总感觉有人在 暗处注视着自己的一切。

而大家的紧张验证了夜行者的感觉,山里不时传来怪叫 声。

其实,昨天晚上大家都听到了这种怪叫。想必那么大的 地方,藏匿着几只动物什么的也不足为奇。

只是现在这声音如此清晰地传来,才让他们感觉到情况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那声音是从山间传出的,更像是从山的内部发出来的声 音,仿佛宣告着这些不速之客命运的终结。

此刻又下起了雨,大家屏住呼吸继续爬山。谁都知道, 此时下山是不可能的,雨水随时都有可能引起泥石流甚至山 崩。

雨越下越大,好象没有停的意思。

“我们先找个洞口避避吧。”夜行者说。

莹莹在三个女生中本就是身手比较麻利的,他们很快找 到了晨雨等人。

夜行者听到小辉的声音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他跑出洞 ,刚见到他们两个,小辉就急急地说:“哥,这岛上有人! !”

这个消息让大家都震惊了,包括夜行者。

“我们在这两天都没有看到什么活的东西,怎么可能。 难道刚才的怪叫……”晨雨说。

小君吓得大哭起来,死死抓着张林的胳膊让张林回去。 她这么一闹,大家的心更乱了,玲玲也跟着哭了起来。

晨雨和张林也神色紧张。

“回不去了,游艇不见了。”小辉像是做错了事,把头 使劲向下低,好象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样,声音夹杂着一丝 无望。

“到底是怎么回事?!”夜行者也有些着急。他双眉微 蹙,鹰隼一样的眼睛盯着小辉。

“不怪他!我们的食物也被人拿走了。”莹莹喊道。

“我不管,我们要离开这鬼地方,现在就走。”小君闹 道。

张林左手搂着小君的腰,右手紧紧抓住她的手,看着晨 雨。

晨雨还在犹豫,小君抓着张林的手用力往外拽,他们转 身要走。

“不许走!”夜行者竟然拿出了枪对准张林,“老子以 前上过战场杀过人……现在大家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谁也 不许走!”

除了小辉外,大家都吃了惊,没想到夜行者有枪,更没 想到他还参过战。

这时,夜行者突然应声倒地。后面的墙壁上好象有个吸 盘,把他使劲往里吸。

待大家都反应过来时,他的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进入墙壁 下一个不太起眼的一个小洞里。

晨雨是第一个发现的,他用力抓着夜行者的双肩,大伙 也赶快过来帮忙。

慌乱之中枪竟走了火,一下打中了玲玲的大动脉。鲜血 仿佛是压抑上千年的怪物,狂乱地向外奔涌。

而正当大家惊恐地看到这一幕时,随着夜行者的惨叫, 鲜血也顺着他的背部汹涌而出,血流如注,没人知道洞里究 竟发生了什么。

玲玲的突然毙命使大家放松了意识,也就是那时,夜行 者彻底被拉入了洞中。

一瞬间丧失了两个人,大家都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了!张林,我们走,我要 离开这里。”小君哭喊。

“好,我们走!”张林扶着小君向山下走去。

晨雨抱着玲玲的尸体泣不成声,为什么非要来这个鬼地 方探险,他悔恨交加,用拳头狠狠地向自己胸口砸去。

“别这样晨雨!”莹莹跪在他身边抱着他。

晨雨仍旧死死抱着玲玲的尸体,他也差不多染成了一个 血人。

小辉仍呆呆地望着洞口,一时无法接受刚才的一切。

待晨雨平静一些之后,莹莹捡起地上的枪交给小辉,“ 这里,好象也只有你会用它。”

此刻雨势更加凶猛,再往山上爬就有危险了。而下去更 不可能。莹莹说,“我们向洞里走吧,他们可以通过洞下去 ,那我们也应该可以下去的。”

小辉点点头。

晨雨不肯走。莹莹用力扇了他一耳光。

“我不能丢下玲玲一个人呆在这个鬼地方!!”晨雨声 嘶力竭。

“玲玲也是为了我们能够离开才死的,她希望你能活着 回去,你不能让她失望!”莹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们找了一个石缝,把玲玲的尸体塞到里面,然后用几 块石头把石缝堆死。算是把玲玲草草安葬了。

三人紧紧挨着,小辉在前面,莹莹在中间,晨雨断后。他们 警觉地向前走着,更是不敢靠近旁边墙壁上的小洞口。

镇定之后,小辉显出了他作为警察的机敏。

“我们不能这样走,如果有意外我们都会措手不及的。 你们两个小心地向前走,我悄悄在后面跟着。”

不多时,小辉看到从洞口里钻出一个人,像狗一样用鼻子不 停地嗅着,长期呆在洞里已让他的视觉退化。

他跟着晨雨和莹莹,待靠近他们时,一个跳跃扑了过去 。

小辉早已举起了枪。“碰”的一声枪响,那怪物应声而 落。

晨雨他们这才猛得回头,知道后面原来被一个怪物盯上 了。

这个东西更像一个畸形的人,身体好象是缩水了一样。 眼睛向外暴突着,舌头很长,舌苔发绿,指甲又长又硬。

看到这个东西,吃惊之余,他们也不敢有所停留,继续 向前走。

前面的路虽然曲折,却逐渐显得开阔,还出现了有些破 旧的房屋。地势整体是向下的,仿佛通向世界的另一头,或 者是可怕的地狱。

前面隐约有声音传来,他们小心地寻着声音的方向而去 。

“不要,不要。求求你……”是小君的声音。

他们走近,透过墙板,看到小君被绑在一张破烂不堪的 床上,衣服被撕烂了。

一个更大的“怪物”,双手抓着她的腿,正在对她强暴 。口里还含糊不清地喊:“孩子,孩子,我要孩子……”

莹莹把手机定上表,放在离他们数十米的石头上,然后 三人躲好。

随着铃声的响起,那怪物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三人赶快轻声跑来,帮小君解开绳子。小辉和晨雨驾着 她,四人准备离开。

突然那怪物又杀了回来,直接穿破墙板而入,估计是发 现被耍了,正恼羞成怒。

他手里拿着一块石头,直接朝莹莹的头部砸来。不偏不 倚正好砸到她的后脑勺。

莹莹大叫一声,“快跑!”就直直地倒在地上。

小辉拔抢朝怪物上身打,惟一的一发子弹竟然没有打到 怪物的要害部位。那怪物更加愤怒。发了疯似的向小辉扑了 过来。

怪物把小辉按倒在地,小辉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那 怪物的力气太大了。怪物一只手撕着他的头发,一个手按着 他的脸,把他的脑袋用力的朝地上撞。

晨雨看到墙壁上挂着一把斧子,连忙拿来朝怪物砍去。 斧头深深地砍入怪物的背部,他嚎叫着猛得越起,向洞的深 处跑去。

晨雨扶着莹莹,小君与小辉搀扶着,向另一个洞口走去 。

莹莹快不行了,她吃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东西,塞到 晨雨怀里。那是食物,是莹莹特意装在身上以备不测用的。

他们都一天没有进食了,她始终没有吃一口,而是最后 都留着给了晨雨。好象她这次跟来,就是为了能帮助晨雨度 过难关一样。

又剩下他们三个人了,不同的是莹莹换来了小君。

“张林呢?!”小辉问小君。

小君伤心而绝望得摇着头:“我不知道……”。

他们只得继续紧张地向前走,一个个未知等待着他们。

靠近另一间破屋子里,隐隐听到有喘息声。他们走近细 看,是另一个躺在轮椅上的怪物,他的的脸型基本没变,只 是脑袋奇大,狠狠得向地下垂着。

“刘天?……”小辉好象认出了他,连忙向他跑去,剩 下晨雨和小君两人不知所以然地楞在那里。

“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哥当时在战场没有回来,知道你 没有搬走他一直计划着找你,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刘天的情绪很复杂,既然惊喜又有无奈与绝望。“我哥 呢?!”

“你哥他,死了……就是洞里的人弄的。”

“……这些杂种。”刘天眼里发出愤恨的光,整个人仿 佛又恢复了活力。

“这里是怎么回事,这里的,究竟是什么人。”晨雨道 。

“当初他们强行让我们搬走,又不给寻找去处,很多人 无法生存。一部分人不愿意走,他们,他们……”刘天似乎 又回到了当年的那刻,声音哽咽而绝望,“他们竟然用生化 武器和带有辐射的炸弹……大部分人都死了,而活下的这几 个也都变成了,变成了我这个样子,都成了畸形,成了怪物 ……”

这种真实完全是出乎晨雨他们的意料之外。晨雨更没有 想到夜行者此次前来不是为了探险,而是为了寻找当年失散 的弟弟。

刘天继续说,“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他们三人跟在刘天后面,他接着说,“变异后的我们, 很怕紫外线……只要离开这座山,你们想办法离开这里就行 了,白天你们是安全的……”

刘天带他们穿过两个房间,到了第三个房间的时候,他 们看到了可怕的情景:

到处是人和动物的残肢断体,内脏被扔得到处都是。

小君忍不住吐了起来,因为没吃什么东西,吐了满地酸 水。

晨雨和小辉随着也吐了起来。

小君吐得头有点晕,伸手那扶旁边的桌子,一下触及到 一个异物。定睛一看,竟然是张林的头。

他们一起下山的时候遭到那个怪物的袭击,她被当场打 昏。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床上,不知道张林的下落, 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被这个怪物弄到这所房子里给肢解吃 掉了。

小君用手捂住嘴,声嘶力竭,瘫坐在地上。

刘天终于把他们带到一个洞口,下面虽然有些陡峭,却 可以从这里直接到岸边。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怪叫一道隐隐的亮光从洞里蹿出 。

“不好!是那个背上被砍了一斧子的怪物。”晨雨第一 个反应过来。

而此刻他们也不可能马上下去,那家伙已经冲了过来。

他一拳把迎面而来的晨雨打倒,而受了伤的小辉刚抬起 胳膊就被他撞飞到墙壁上,脑袋又被狠狠撞了一下,当即昏 死过去。

那怪物又冲着小君嚎叫着跑来,他们刚纠缠在一起。刘 天就用力摇动着轮椅,怪叫着冲了过来。

轮椅狠狠得撞在到他们身上,三人一起坠下洞口……

晨雨喊着小君的名字跑来,看到的只是三个扭曲在一起 的模糊的肉体。雨水冲刷着他们的身体,一时间汩汩而出的 血水,瀑布般奔涌而下,仿佛奔向那渴望已久的自由。

晨雨跑来看小辉,他的瞳孔已经放大了。头部被撞了个窟窿 ,殷红的血与浓密的黑发混在一起,粘稠而油腻。

玲玲是为了我们能够离开才死的,她希望你能活着回去,你 别让她失望。此刻,莹莹的话语又充斥在耳边。

其实何止是玲玲,莹莹难道不是为了他才来到这个充满 危险和残暴的地方嘛。而且之前莹莹就已经察觉到这里的危 险了。

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或者是两个女子的死给了他力 量,他很快爬出了山洞。

面对一望无边的河水,昨晚几人嬉闹的场面还清晰得毫 发毕现,这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夺去了他的全部:爱情、 友谊,还有发现已晚的深情。

是他们的冒险探知欲的过错吗?是他们少不更事所要付 出的代价吗?还是战争的罪恶?抑或是人性的决绝?

此刻晨雨脑中混乱一片,他多希望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魇啊 ,梦醒之后一切还可以重新再来。

而此刻打着哨的寒风薄刀般割在身上,让他清醒过来这 一切都是事实。

他又想起了玲玲和莹莹,想起了那些死去的伙伴。是的 ,他要回去,他要活着回去。

晚风从背后呼啸而至,夹杂着几声凄厉的怪叫……

编辑:初花
为您推荐
  • 事件
  •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