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灵异首页 > 鬼故事 > 正文

幽灵人间

时间:2017-12-17 14:11:3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惊天恶讯

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喂,找谁呀?”我很不高兴。

“小胡吗?若芳出事了,你快来呀!”电话是若芳的母亲打来的。

听到若芳出事的消息,我着实地吓了一跳。若芳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个月就准备结婚了,再说她健康的很,昨晚她下夜班时,还是我接她并将她送到家门口才分手的。

“她怎么啦?”我焦急的问:“在哪家医院?”

“你快来呀,若芳她……”电话那头传来哭泣声。我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随后我得知医院的地址。

我顾不上刷牙洗脸,急匆匆的胡乱穿了衣服。出了门奔下楼,拦住一辆面的,直扑向医院。

在急诊室门口我见到了若芳的父母亲。

“若芳她怎么样?”我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究竟发生什么事啦?”

若芳的父亲是一个退休工人,他见我来了,突地冲上前一把封住我的衣领:“你这混蛋,你对小芳做了些什么?”

我给弄得一头雾水:“我?我没对她做什么呀?”

若芳的母亲是个老实人,见老头子大光其火,忍不住上前拉住我:“小胡,我知道你是个好小伙子,我家小芳下个月就嫁给你啦!可你……”说着不禁落下泪来。

“我?伯母请你相信我,我和小芳好的很。”我觉得自己委屈万分:“我能对小芳做什么呢?告诉我小芳到底怎么啦?”

“哼,人模鬼样,还在装蒜。”我知道这个未来的岳父一向对我有成见,只是可怜我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岳母将我拉到一旁:“小胡你老老实实的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我。”

“伯母,我昨晚接小芳下班后,和她吃了点宵夜便送她回家啦。”我丝毫不敢隐瞒的叙述了昨晚的经过。

“是真的吗?”伯母强压住脸上的伤心,用一种肯定的眼光注视着我。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是真的,我和她还约好今天到亚洲商都,去看家用电器呢。”

“小芳怎么啦?”我不禁眼含热泪。

“小芳被人强奸啦。”伯母泪流满面:“就要楼下的树林里,早上被人发现的,现在人生死未卜。”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

扑朔迷离

当急诊室的门打开时,我第一个冲上前:“医生,我女朋友到底怎么样啦?”

“我们已经尽力啦。”医生很无奈地说:“她被人用钝器敲击,造成头颅出血,已经回天无术,请你们节哀顺便。”

一行泪水顺着脸庞不禁流下,我瘫倒在地。小芳的父母哭天喊地。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出警察局,我都快忘记我究竟对警察说了些什么,我的脑海里只有小芳的影子,我步履蹒跚的游荡在大街上,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日夜不觉得活着。由于证据确凿,我的嫌疑被排除,若芳的父母也理智了很多。若芳被人奸杀一案也成了警察局的第一大案,他们表示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以法,而我只有漫漫无期的等待。

我向公司请了半年的长假,在给若芳办完七七之后。我想一个人把杀人凶手找出来,这个想法我很坚定,我相信我一定行的,这样就可以慰祭小芳的在天之灵。

已经过了快一个月,我一点头绪也没有。在这期间我访问了小芳家周围所有的人,他们很同情我,却不能给我一丝有用的信息。警察局的大门也都快给我踏破,可他们给我的除了等待还是等待。所有知道这事的人都为我的痴情打动,若芳的父母也劝我趁年轻从新再找一个,我的父母曾跪下求我不要在这样。可他们哪里知道我对若芳的爱早已超出我的生命。

我和若芳是在上大学时相识的,那时候我胆子很小,人也很怕羞,除了同乡好友阿俊,我几乎没有任何朋友,我每天只躲在寝室里爬格子,渐渐我写出了一点名气,便给老师介绍到学校的《校园报》当编辑,在那我遇见了若芳,她也是编辑之一,那时候她可是有名的校花,后来得知她竟然也是同乡,我几乎兴奋极了,就这样我们从一开始的相识到慢慢的相知,我们恋爱了,得知我和若芳恋爱的消息,若芳的那一群追求者都差点集体自杀,我还沾沾自喜好几回,我的好友阿俊得知消息后,为此一个人喝醉了找到我,与我大吵了一架,原来他也是若芳的追求者,后来他和另一个女孩谈了恋爱,我才慢慢与他和好。

但是想到我和若芳曾经的花前月下,想到她的万种柔情,我不禁又泪流满面。

每天一大早我就出门,象大海捞针一样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线索,可总是又失望而归。晚上我只龟缩在准备和若芳结婚用的新房里,独自一人品尝着思念的煎熬。终于在劳累和忧愁的夹击下我病倒了。

惊魂一瞥

在我生病期间,除了阿俊不时的来看看我和照顾我,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了。我的情绪也变的更沉,时不时的一个人对一个人发火。而且我还经常的做恶梦。

朦胧中我似乎看到若芳就站在我的眼前,她冷冰冰的看着我,嘴角蠕动着,仿佛在对我说些什么,可我一句也听不清,当我伸出手想触摸她时,她就在我眼前慢慢消失,我大声呼喊着若芳,猛然醒来才知道又是一场惊梦。

梦醒后我无心再睡,我拭去额头的汗水,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坐在阳台的窗户上,望着外边的世界,我又陷入回忆。想到若芳的蒙羞惨死,我就象被人从心头挖去一块肉般,令人难受异常。

我对着浩瀚的星空:“若芳,你如果泉下有知,你就显灵告诉我谁是凶手。”

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鬼魂,此刻我只想抒发一下自己心中的苦闷。

而我突然有种不寒而颤的感觉,我觉得在我身后的房间里有人,这种感觉很强,我定了定慌乱的心绪,我猛然回头。妈呀!我真差点给吓倒,屋内赫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背朝着我,从背影我感觉她是个女人。

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如果说是贼,可是我能明显的感到空气中那诡异的气氛,可如果说是鬼,那也太不可思议啦。

“你……你是谁?”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个神秘人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我的问话。我越发越不能理解眼前的一切。我想我爱若芳是出自内心的最深处,即使面前的真是鬼,那她也不应该有害我的理由,想到这我不由觉得胆子也大了些。

“若芳,是你吗?”我跨前一步问道:“为什么你不说话呀?”

“愿群星镶嵌轻裳于你披,叹百花之香不及你,唯你最美……”一个空洞而美丽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这,这是我写给若芳的第一封情书里的语句。那眼前的就是……我不及多想。我冲向前:“若芳,我想你好苦。”

“不要过来。”若芳的声音冰冷而勉强:“你我人鬼殊途,我不想吓着你。”

“若芳。”我的悲喜交加:“我爱你,不管你怎样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奔上前抱住若芳冰冷的身躯:“若芳你告诉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若芳慢慢的回过头。一副苍白可怕的面容,让我的心不禁一丝颤抖。我伸出手轻轻的触摸着她:“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吗?我要杀了这个害死你的凶手。”

若芳的身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她叹了口气:“我就是怕你因为我而消沉,才现身和你一见,其实你又何苦这样,若芳蒙你错爱。”

我紧紧地抱着若芳任凭我和她的眼泪交融。

当若芳说出凶手就是阿俊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阿俊?他怎么会想杀你呢?”我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相信这个事实。

“他简直就是个畜生。”若芳咬牙切齿的说:“我没想到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恶棍。”

看着若芳那苍白的脸,我可以感受到一种恐怖,若芳不会想杀死阿俊来报仇吧。

若芳没有察觉出我的不自然,她用一种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虽然死了,但有你这么深爱我,我没有遗憾。”她用手臂抱住我:“小胡,答应我。把阿俊的罪行揭露后,把我忘记吧,从新找一个可以爱的人。”

我没有回答她,我只任凭我的泪水流下,她哪里知道,我早已暗暗的发誓除了若芳我终身不娶。

真相大白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按若芳的要求,给阿俊打了电话,约他尽快到我这来一趟。

阿俊来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点,他一进门便挂着他那招牌的微笑:“什么事这么急,是不是知道凶手的线索了。”

阿俊的笑一向有给人春光明媚的感觉,但今天我似乎能看到在他微笑背后深藏的邪恶,我有些厌恶的招呼他坐下来,并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你听完后再告诉我你想些什么。”

“好啊。”阿俊似乎没有察觉什么,面含微笑的说:“正好今天没事,就陪着你疯吧。”

“以前有两个在一块长大的好朋友……”我象是在说一个别人的故事:“当他知道杀人凶手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时,他简直无法相信……”

随着故事的深入,阿俊的脸也越发越难看:“不要再说了。”阿俊将头埋在两手之中。

“你知道了。”阿俊有些哽咽。

“我真想不到是你。”虽然我早知道他是凶手,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我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我不想的。”阿俊抬起头,满脸泪水:“我真不想杀死若芳的。”

我冷冷的看着他,我的心痛的让我真想死去。

“你这个恶魔,你看看我是谁。”若芳突然出现在中间。

阿俊似乎给吓了一跳,他站起身,声音极其恐惧的问:“你,你,你是人是鬼。”

若芳飘逸的站在我和阿俊之间,用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阿俊:“我当然是鬼,你不会天真的想到我没死吧。”

阿俊给吓的不停颤抖:“听我说,我不想那样的,只是因为我太爱你。”

“你还说这些费话,干什么。”若芳气愤到极点。

“我知道我不可饶恕,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你,当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不能自拔了,就是因为小胡是我的好朋友,我才强压住对你的痴迷,当我发现我的女友不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时,我鬼迷心窍的想把你从小胡的手里夺回来。”阿俊声泪俱下的坦白:“那晚我喝了酒,在你的楼下等你回来,我就想对你吐露我的真心,当你拒绝我时,我一时冲动……”

若芳的眼神似乎平静了些,她摇了摇头:“不要说了,我不想杀你,你去自首吧。”

阿俊的眼神怪怪的看着若芳,然后又扭过头看着我:“对不起,小胡。”

只见阿俊用一种极快的动作冲向窗口……

“不要。”我大声呼喊着,我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我闭上了眼。

编辑:初花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事件
  • 故事